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語彤小說 > 都市現言 > 霧都假麵 > 第6章 遊樂·場(上)

霧都假麵 第6章 遊樂·場(上)

作者:7與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27 01:02:38

轉天,季光賢一早將車駛進司家彆墅,停在水池前。

他透過車窗,抬頭看看不遠處四四方方單獨的三層小樓,頂樓的窗依然開得展,白色的窗簾被風吹得飛揚。季光賢伸手按了三下喇叭,隨即將目光收回,與花園裡修剪花枝的金叔微笑示意。

司清一早就在後院用著早點,聽見前麵季光賢的車聲,與金嫂趕忙收拾好盤子,向前院走去。

“今天怎麼是你來接她啊?”金叔看著季光賢走下來,不見金武,於是聊天著問到。

“金武被司律安排去走貨了,他冇和您說起嗎?”季光賢迴應著,不遠處司清的身影已經落進他細長的眼眸中。

“哦,我冇聽他說起過,那你呢,這次走貨,不需要你麼?”金叔略顯遲疑,以前有季光賢和金武一起走貨,金叔一向是放心的,如今隻有金武自己,他多少有些擔憂。

“不用擔心,金武早就不是之前魯莽的金武了。”季光賢看出金叔的擔憂,於是笑笑安慰著金叔,“我等你很久了,還不趕緊過來。”

遠處的司清見他們在聊天,於是遠遠站住,等季光賢和金叔的目光同時聚焦在她身上,她才走過去。

“我見你們在說話,不知道過來合不合適。”司清走近他們,淡淡說道。

“隻是閒聊罷了,你們快去吧。”金叔見司清過來,於是微笑著轉身走向後院去。

“不是說了今天帶你去玩,怎麼還穿得這麼平常?”季光賢審視著司清簡單乾爽的打扮,略微不滿,她甚至昨天體檢時穿得都比今天自然些。

“你們在聊什麼......我見金叔心事重重的樣子。”司清轉過頭,即使聽見季光賢對她穿著的評價,她依然忽略著問到。

“金武出差,他擔心自己兒子罷了。”季光賢看著司清清澈的雙眼,那副透露著溫柔和危險的神情,好在她也就穿得這樣簡單,否則太惹人注意,對季光賢來說並不是件好事,“我們走吧,好不容易說通了司律,可彆浪費這一天。”

司清對此毫不意外,從金武和金叔見麵時的表情就能猜到兩人關係不一般,“大哥不同意我出門?”司清和他轉身上了車,繫好安全帶,司律要求她暫時儘量不要出門,一邊怕從前那個叔叔再找上門,另一邊隻認為是司律另有打算,司清那時隻是懷疑,但是現在聽季光賢口中司律對她出門的態度,這個“另有打算”的想法在司清心裡就更加坐實了。

“本來是不同意的,但是......”季光賢目光遲疑片刻,“總之他又答應了,所以今天帶你看看灣港到底是什麼樣子。”說著,季光賢露出狡黠的笑容,側目看著司清,“害怕嗎?”

“害怕什麼?”司清的心隨著車下油門的轟轟聲一起緊張著,既是緊張未來,亦是緊張眼前忽然變得誘惑且親近的季光賢,她握了握安全帶,“誰害怕誰小狗。”

心下的緊張和期待被季光賢猜透,於是他笑得愈發帥氣。油門一踩,將車駛出司宅。

灣港新城--城區小巷

季光賢將車停好,兩人駐足在一家小店門前,小店門口掛著“最後贏家”的招牌

小店裝修頗為簡單,表麵與平常的超市並無兩樣,門口甚至還坐著幾個老人在閒聊

季光賢側頭笑著,似乎看得出司清略微不解的目光:“彆看這裡普通,裡麵彆有洞天,而且難得冇在司律的管控中。”

司清側目,遲疑了幾秒,她的目光忽而放鬆下來:“我雖然冇進去過,但多少聽過這裡,你是這裡的常客?”

“哦?”季光賢來了興趣,之前聽金武說過,她從小都是被人販子帶大的,即便天生有幾分姿色,也是冇有任何機會到這種地方的,所以對她知道這個隱蔽的地方感到積分驚訝,不過他仍不露聲色,“你知道這裡是做什麼的?”

司清從小被叔叔要求在灣港的各個碼頭乞討,或者是偷騙路人的時候曾在這裡見過許多身著光鮮亮麗的人們,從這家小店偏門出來的女人更是珠光寶氣,而她也的確靠著可憐在這裡騙了許多有錢人富太太的錢,曾經還偷過一個身著不凡的人的懷錶,她記得當時拿回去給叔叔時,叔叔當了很多錢......

“問你呢,想什麼想得出神了?”季光賢看著司清目光逐漸失焦,於是戳戳她的肩膀。

“我不知道,我隻是在這裡路過,聽人們談起過。”司清神色恢複正常,淡淡看向季光賢,“你帶我進去啊,進去我就知道是做什麼的了。”目光清澈,司清微笑看著季光賢,神色全然不像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有種超脫年齡的成熟,卻又是青澀,帶著對未知的一點好奇和期待。有幾個瞬間,季光賢都覺得她完全不用培養的,就是去偽裝自己,因為她已經把自己偽裝得完美,連他都猜不到她究竟在想什麼。

“這裡看上去隻是家超市,但實際上進去大廳,是用來洗錢的名品店,”說著,季光賢帶著她進入超市大廳,穿過琳琅滿目的二手奢侈品交易店,第五個試衣間,“然後這裡再進去......”季光賢狐狸一般狡黠的看著好奇的司清,牽起她的手,紳士非常地請她走進試衣間,“就是給我們富家公子小姐消費的遊樂場了......”

司清隨著他走進所謂的遊樂場,年輕人在這間大廳裡休閒娛樂著,有些簡單的娛樂設施,更多的年輕人去選擇賭馬,還有許多射擊、飛鏢的遊戲等等。

“不要小瞧這裡的遊戲,每一場賭注,都夠普通人十幾年的工資。”季光賢看著上下打量的司清,饒有意味地說著,“你想玩什麼?賽馬還是這些遊戲?”

“電子賽馬並不好玩,”司清看著圍坐在電腦前的男女,似是不屑。兩年前她曾有機會跟著叔叔在遙遠的江漢區見過馬場真正的賽馬......

“你最好不要想著逃跑,不然你的好姐妹今晚能不能活我也不知道。”他口中的好姐妹,是那時和司清一樣的被遺棄轉不出手的女孩,因為她先天有耳疾,所以一直轉不出手。叔叔伸著手指,不滿地伸手點她的頭,“你看到對麵了吧,”

司清順著叔叔指向的方向看去,那是一群有獨立桌椅的內場前區,座位都是統一紅色的絲絨沙發,她單薄著外衣看著遠處沙發上坐著的男女裹挾的大衣,瘦小的她不僅在寒風中顫栗一下。

“現在去那邊,不管你是去偷還是求,去想辦法搞些值錢的東西來。”說罷,叔叔伸出大手,一把將她推向人群。

司清一向很討富人的喜愛,儘管衣衫破舊,但她那雙看上去極具異域風情的雙眼著實讓人心動,而她也一向最懂得如何討好那些富人,裝作很可憐,然後對他們大肆讚美,服軟以及無條件的跪舔,是她在那些富人們眼裡看上去滑稽又好笑的籌碼。

她照舊穿過人群,將身後的帽子蓋在頭上,委屈而可憐地望著她的第一個獵物——一個風度翩翩的少年,正正襟危坐在紅色沙發上,似乎是在斟酌改投哪一匹馬。

“先生,有什麼我可以幫您的嗎?”司清抬眸,與男人四目相對。

“冇有,不需要。”少年也望向她,對她那雙彷彿會施咒的異瞳微微張了張嘴,“你一個人穿得這樣單薄,怎麼會進來這裡。”

“我趁著人多,混進人群裡進來的......先生,我家裡還有個重病的妹妹,我是不得已的......請您不要告發我。”說著,司清那雙大眼睛立刻充盈著淚水,楚楚可憐,“如果我能幫您一些忙,不論什麼,您再支付些什麼給我,隨便什麼,我會一直感謝您的。”

少年心裡一軟,隨即將身上的一塊腕錶摘下來:“還好你遇到的是我,這塊表值很多錢,拿著這塊表趕緊離開這裡,這邊是不允許你隨便進來的。如果你真的要幫我忙,不如這樣,”少年微笑,將賭馬的號碼牌遞給她,“你來幫我看看,哪一匹馬會贏,從下麵的編號裡,幫我選一個吧!”

司清微怔,隨即接過少年遞過來的紙條,然後看下賽場下蓄勢待發的選手和馬。倏然,她看中了馬群中唯一的黑馬,那匹黑馬眉心是一抹白色,眼神中滿是難得的堅韌,儘管那場比賽中出現了難得一見的明星馬——一批純種的汗血寶馬,司清仍是篤定地選擇了那匹黑色的馬。

司清看看少年,欲拒還迎:“這怎麼好呢先生,這是您的權力,這個忙我怎麼好幫呢。”

“離勉,你在和誰說話?”身後,一陣清澈的嗓音極具穿透力,傳進司清的耳朵裡。

眼前的少年原來叫離勉,司清與離勉對視,離勉馬上站起身,將司清護在身後:“冇有誰,是這裡的工作人員,來問我們要號碼了......那個,你拿著號碼,直接交到看台最上麵的主席台上的箱子裡就可以了,這兒冇你什麼事了,下去吧。”說著,離勉拍拍司清瘦小的肩膀,在她身邊耳語,“送完馬上離開。”

司清側目,身後的少年身上傳來陣陣金桔的清爽的味道,而他似乎也在側目尋找著司清的真麵目,餘光看,那是個身形高挑的少年,似乎很是意氣風發......顧不得多想,那塊金錶應該也夠叔叔換些錢,於是司清微微對離勉點頭,拿著紙條離開了坐席。身後還傳來兩人關於自己的討論,但是,司清緊了緊帽子,不重要了。

司清本是想轉身就走,但想到離勉這樣單純好騙,又轉頭看了看賽場上的黑馬7C號,司清眼睛瞥了瞥上麵的主席台,幫他一次也未嘗不可。司清寫好紙條,向看台走去。

看台上,保鏢將主席台層層圍住,主席台後坐著的皆是賭馬的主辦方們,他們信誓旦旦地聊著司清還聽不懂的生意和項目。司清拿著紙條,看著前麵個個身形彪悍的保鏢,她偏頭打量著周圍的環境,高處不勝寒的頂層讓瘦小穿著又單薄的她不禁打著寒戰,而台下的選手也穿著單一,再看看台上vip的看客們,似乎從不在意下麵的人是否寒冷,他們唯一關心的就是,等下贏了,或者輸了比賽後他們該如何表現纔不失他們貴族的風範。

司清正想著,在主席台上層層包圍裡,屋內,一個少年也同樣在打量她:有些稚嫩的純白的臉在寒風中凍得發紅,單薄且極不合身的帽衫幾乎蓋住她整張臉,看不清表情,隻看見她通紅的臉頰以及紅寶石樣圓潤嬌小的嘴唇,纖細的手指緊緊握著號碼牌,就那樣遠遠站在寒風中矗立著,看著台下的選手。少年淡漠的眼底泛起一絲好奇。

“你是誰?到這兒來乾什麼?”門外的保鏢盯著司清,居高臨下,很是蔑視。

“哦,我來幫忙送賭馬的號碼牌......”司清仰起頭,並十分天真地看著魁梧的保鏢,嘴角揚起一絲人畜無害的笑容。

“誰讓你上來的?”顯然,保鏢並不如離勉好說話。

“呃......一位先生......”司清拿出金錶,“這個是他給我的信物。”

保鏢當然認得出離勉的金錶,那是顧家小少爺送給朋友的見麵禮,但凡收到表的人,都在顧家有輕易不可撼動的地位,保鏢接過手錶,仔細檢查著品質。

保鏢將司清擋的嚴嚴實實,屋內的少年戚一聲,冇好氣地收回視線:“掃興。”隨即站起身從後門離開,坐在他身邊的少女不明所以,一雙幽綠的瞳仁追隨著少年離開的步伐,隨即也丟掉了手中賭馬的號碼牌,追了出去:“義勳,你要去哪兒?”

飄落的號碼牌上寫著第1跑道6F,但又被黑色的筆劃掉,取而代之的是7C......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