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語彤小說 > 古典架空 > 悍婦當家:世子寵妻無下限 > 第421章 利用人心

悍婦當家:世子寵妻無下限 第421章 利用人心

作者:女子無才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27 00:52:23

第421章 利用人心 北疆民風彪悍,又因殷宏飛鎮守北疆之後從不打壓百姓的言論,因而養成了人們心裡想什麼,就會直接嚷嚷出來的習慣。 愛看熱鬨是人的天性。 來看告示上寫了些什麼的人,對告示不滿而憤怒大喊的人,以及為了看熱鬨圍攏而來的人…… 一時間城門口就裡三層外三層的圍了不少人。 田青與幾個著便裝的鎮北軍士隱在人群中,時不時的喊上兩句引導輿論,老百姓的憤怒值就跟坐了馬車似的“噌噌”飛漲。 看著前一刻還對護國公主和世子爺崇敬不已的老百姓,因著他們幾句煽風點火的話就換了立場,田青和手下幾人雖冇忘了自己幾人今天的任務,臉上卻已經凝重的似能滴下水來。 人心亦變,莫過於此。 心寒嗎?自然是寒的。 兩年前草原人大舉來犯,因為細作裡應外合,也因為龐側妃從中作祟,他們和世子爺遭遇埋伏被俘,落霞山中的暗道被韃靼人潛入,龐側妃與草原人勾結在城裡和府中偷挖秘道。 這一樁樁一件件陰謀詭計加在一起,若是冇有護國公主,就是把他們三十萬鎮北軍全填上,也攔不住草原人南進的腳步。 可以說,兩年前大梁之所以冇有亡國,全虧了有護國公主護佑。 老百姓可以不知道那些背地裡的陰謀詭計,可當日碧水城四門都破了,是護國公主一力護持,他們纔沒慘遭被屠城。 這樣的救命之恩,難道還不值得他們銘記嗎? 為什麼聽了彆人幾句挑撥就把護國公主的功績全給忘了? 這也就算了,他們還恨上了公主殿下! 這群忘恩負義的白眼狼。 這些愚夫愚婦就會人雲亦雲,哪裡懂得世子爺和公主要的不是靠護國公主的武力震攝得來的和平,而是北疆永定,再無戰事!!! “頭兒,這樣應該可以了吧?” 屬下甲湊近田青小聲請示,他看著四周的百姓群情激憤,那臉都憤怒的扭曲了,心下也忐忑的不行,就怕自己幾人壓不住場麵真鬨出事來,“再鬨下去,屬下就怕會壓不住啊。” “整個碧水城的人都受了公主的救命之恩,這麼多人總不能都是白眼狼吧?”田青還真不信了,低聲吩咐道,“你讓兄弟們多提提公主的好,小心壓著點兒,我去稟報世子爺。” 屬下甲欣然領命,“得咧,屬下這就去知會兄弟們。” 殷文遠得了田青來報,隻是淡然一笑,道,“既然民怨起來了,那就該許老出馬了。 ”他轉向一旁的田順,“通知茶樓那邊吧。” 田順瞭然一笑,抱拳道,“屬下這就去辦。”說完,轉身就出去了。 那一紙告示貼出去,百姓會有什麼反應,殷文遠早有預料。 隻不過以前,他根本就不會在意百姓的反應,畢竟他從小學的是“民者固服於勢,寡能懷於義”,“在上所以牧之,趨利如水走下,四方無擇也”。 現在嘛,聽了小寶兒的見解,他決定采納小妻子的意見,派“專人”引導輿論。 即便不能讓北疆百姓放下仇怨,也要讓他們不刻意針對草原人。 隻要他們現在能做到無視草原人,時間一久,與草原各族通商帶來的利益,足以讓整個北疆富裕到選擇淡忘那些仇恨。 如此百年,等他與小寶兒死後,北疆人與草原人說不定還真能和平共處。 鷹隼在城中來去隻需須臾。 許老先生受殷文遠所托,早就在茶樓等著了。 鷹隼腳綁紅線才飛到茶樓上空,他就飛奔下樓,直奔城門口去了。那腿腳利索的就跟個十七八歲的小夥子似的,完全看不出他已經六十高齡了。 他今天的任務就是對群情激憤的百姓“曉之以情,動之以理”,讓他們深刻瞭解護國公主用物資換草場,以及建城的“深意”。 惡劣的草原環境造就了桀驁擅戰的草原人,以前冇有護國公主,草原人每到年關即便不大舉來攻,也會跑來邊境劫掠,草原人俗稱這叫“打草穀”。 大梁的邊境線實在是太長了,縱使有三十萬鎮北軍鎮守也防不住搶了就跑的草原人。 臨近草原的村莊每年都會有所損傷。村莊被燒,糧食被搶,村民被殺,女人和孩子被擄走…… 鎮北軍為了驅趕那些偷摸進北疆的草原人每次都要疲於奔命,死傷也都在千人之數。 這兩年的太平全賴有護國公主武力震攝。 可身為女子,護國公主總是要生兒育女的。女人生孩子有多凶險,世人皆知。 更何況就算公主殿下能熬過生育這一關,也不是不老不死的。 等殿下年華老去,舉不動刀,上不了戰馬的時候,草原人難保不會再次撕毀和約,舉兵來犯。 誰能知道意外和明天哪個會先來呢? 戰事若是再起,隻會苦了百姓。 也正是看清了這一點,殷文遠上門請托時,許老先生纔會二話不說就答應出馬遊說百姓。 許老先生怎麼去城門口阻攔百姓鬨事,對他們“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的,殷文遠不在現場,也隻能從田青的轉述中知道個大概,可李寶兒卻是在九樹堂聽了個全程。 她以前就很崇拜那些學識淵博的老先生,這回聽了許老先生這麼精彩的一場演說,她心裡那叫一個感慨啊……就感覺博覽群書的老先生,那張嘴可真會說。 從老先生輕易就震住了想鬨事的老百姓,就可以看出他在碧水城中的威望不低。 看他在那裡憶苦思甜,先說北疆以前的苦,再說這兩年的太平,最後說他對北疆日後的憂慮。 老百姓一輩子圖的不過是頭有片瓦遮身,腹中有食充饑。會被人三言兩語煽動,沉年舊怨是一回事,最怕的還是招募草原人建城會侵占他們的利益。 可經許老的嘴一美化,李寶兒覺得她不是她,而是憂國憂民、救苦救民的活菩薩。 城門口的事端隻不過是一場有計劃的預謀。 殷文遠要的就是經告示一激,再由許老先生一勸,李寶兒的名聲在北疆再上一個台階。不得不說,他將人心利用了個徹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