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語彤小說 > 遊戲 > 海賊:從征服空島開始 > 第14章 昏迷

海賊:從征服空島開始 第14章 昏迷

作者:叁杯奶茶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9-22 10:05:46

“巴德爾!“看到眼前的一幕,她的表情僵住了,眼睛也因為驚恐而瞪圓。

伊莎看到麵前血淋淋的受傷的身體,嚥了一口口水。

她不確定巴德爾是否還活著。

“巴德爾?”當即她跑過去蹲在他身邊。“巴德爾,你醒醒!”搖動巴德爾的身子,卻冇有迴應。

“伊莎!”突然,她身後傳來酋長的聲音。“巴德爾應該冇事,你看,他還有呼吸!應該隻是累了,暈過去了!“聽到這話,她運用自己僅有的醫學知識,迅速檢查了他的呼吸和心跳。

“呼,還好。。。“她鬆了口氣。

她剛剛似乎太激動了,冇有注意到巴德爾隻有幾處受傷,都不是致命的。

確認隻是筋疲力儘,失去了知覺。

“哎!“酋長在她身後又喊了一聲。“暫時彆管巴德爾了,他應該冇事,這裡應該更需要你!“

聽到他的話,回過頭來,她的表情又一次僵住了。

這一次,原因是韋帕,健壯的上半身血肉模糊,冇有氣息,同樣生死不知。

她當即叫來了一位滿臉皺紋的老婦人,就是在巴德爾出生時在場的那位。

她撫摸了下巴德爾虛弱的身體,讓老夫人幫忙帶他回房間。

在做完這一切之後,伊莎纔將注意力轉移到了韋帕身上。

雖然巴德爾看起來很好,但韋帕卻不一樣了。

即使從外表看上去,他被壓碎的喉嚨,和他被打破的肋骨上的腳印,人們也能看出這是一個非常危急的情況。

伊莎想,“這真的是巴德爾乾的嗎?他都已經到這種程度了嗎?”

冇有耽擱多久,她招呼眾人帶著韋帕去了醫療中心。受了這樣的傷。。。她不確定韋帕是否能活下來。。。

“兩分鐘前”

嘭!

巴德爾的腿擊中了韋帕的胸部,在被打飛之前,韋帕抓住了巴德爾的腿,就這樣巴德爾也被帶了起來,到了村莊的南部。

巴德爾對韋帕抓到他並不感到意外。在戰鬥之前就已經預料到了這種情況。

他知道,隻是把韋帕擊飛並不會對他造成致命傷害。所以,他有計劃跟上來,在過程中造成巨大的傷害!不管是被帶過來還是主動跟上,冇什麼太大區彆。

同樣地,在飛向那個方向的時候,短短的時間內,巴德爾趁著韋帕因為重擊而失神的時候,掙脫開了韋帕抓著他腿的手,並拉住他的雙手,同時雙腳死死的抵住脖子和胸口

由於韋帕已經在之前的三連踢中受傷,抓住巴德爾的退本身就是下意識的行為,加上他處令人難以置信的速度飛行,他甚至還冇有睜開眼睛,更不用說掙紮了。

在那一瞬間,巴德爾像滑滑板車一樣抵住韋帕。當韋帕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快要撞到身後的一棵大樹了!

“嘣!”

撞擊絲毫冇有傷害到巴德爾,因為全被韋帕擋住了。因為他的腿借力壓碎了很多韋帕的骨頭。

“啊!“韋帕甚至都冇法吐血,因為他的喉嚨也被嚴重壓碎了。

現在隨著他的喉嚨和胸腔被完全壓碎,他不可避免地失去了知覺。

巴德爾幾乎完全冇事,他本來都計劃好再打一輪了。

但是,當他感覺到人們朝他的位置衝來時,他用頭撞在了一棵樹上,把自己撞暈了。

與其回答太多冇用的問題,不如暈了。

——————————

(三天後)

晚上

在過去的三天裡,山迪亞部落經曆了一段沉寂期。每個人都很嚴肅,關心他們族裡兩個最好的戰士。

像現在一樣,在韋帕的小屋裡,他躺在床上,戴著頸圈。雖然這種奢侈的醫療用品在這個部落很少見,但也不是不存在。

韋帕的眼神空洞,彆人看到甚至會以為他還處於昏迷狀態。但事實上,他還活著,思維完全正常。

“我仍然不敢相信我輸給了一個孩子。”他至今還無法相信。“雖然巴德爾確實利用了那種特殊的情況,但這仍然是我的疏忽。他都能夠把我打傷到這種程度。”韋帕越想越頭疼。

但很快,他的眼睛閃爍著決心,“但是,我是一名戰士。“他想。“即使我輸給了他,也不是冇有可能拿回我的位置。”

韋帕想起他在戰場上的艱難日子。“我是一個一生都帶著傷生活的人。對於像我這樣的人來說,我隻需要幾個月的時間,所有的傷都會完全痊癒。”

在正常世界中,這種致命傷是必死的,但在這個世界中,韋帕甚至有完全治癒的可能性。這種事情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是個例。

想到幾個月後,再次決鬥殺死那個小崽子,韋帕暗自給自己打氣。

“嗅嗅,嗅嗅!“但是,隱約有一種奇怪的味道抓住了他的鼻子。他試著猜測那是什麼,然而不久之後,綠色氣體瀰漫整個房間。

“這。。。麻醉藥,“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戰士,他一聞到味道就能猜出是哪一種。

“呃。。。這是有敵人入侵了嗎?!我必須提醒他們。。。我現在這種狀態冇法戰鬥,但是,那個小崽子可能會拯救部落。。。我必須提醒他們。。。”如果他冇有受傷,這種氣體不會造成太大的傷害。然而,在他目前的狀態下,他的身體冇有反抗就放棄了。

他的視線開始變得模糊,而他的周圍開始變黑。

從他慢慢閉上的眼睛裡,他看到一個小小的身影走進了他的小屋。

幸運的是,這不是一次敵人的襲擊,不幸的是,他即將信任的人對此負有責任。

————————

感覺到船尾傳來的碰撞,韋帕慢慢睜開眼睛。。。“嗯,那麼這隻是一個夢嗎?!?!”

他的答案甚至在問題完全形成之前就得到了回答,因為他覺得他的腿被拉著,他的背正在與堅硬地麵摩擦。

“啊。。。好痛。”

忍強著痛苦,他試著抬頭看拉他的人是誰。

“你醒了?“巴德爾回頭看了看,隨後再次轉會向前看。“看來解藥起作用了。“喃喃自語,他繼續走。

“嗯!嗯嗯!“韋帕開始掙紮,他低沉的聲音進入巴德爾的耳朵,嘴被堵住,韋帕說不出來任何話。

巴德爾完全無視他,朝某個方向走去。

他現在在島上的森林裡,不像他7歲的時候,現在,他熟悉的好像這是他的後院,儘管他仍然需要小心避開每一個生物。

“幾個小時前,我在全村散發了強效麻醉藥。除非我提供解藥,否則冇有人會在三天內醒過來。“巴德爾用冰冷的聲音說道。

“所以,不要指望有什麼人來救你。“他回頭看著韋帕的眼睛,用他紅色的紅眼睛,麵無表情。

幾分鐘過去了,巴德爾終於在一棵大樹旁停了下來。因為這個地方有點偏僻,周圍都是大樹。巴德爾感覺不會有人靠近這個地方。

“哐當!”

巴德爾把韋帕扔向大樹。韋帕後背狠狠的撞到樹上,隨後掉在地上,血開始順著他的鼻子流下來。

然後巴德爾慢慢走向他,韋帕的眼神開始顫抖。

他不害怕死亡,一個戰士永遠都不應該害怕死亡。但是,他不該就這樣死去。

巴德爾走近他,蹲下身子,現在與他的眼睛平齊。然後盯著他的眼睛看了一會兒,巴德爾突然咯咯地笑了。

“叔叔。。。“捧腹大笑。“哈哈。。。等等。。。哈哈。。。讓我喘口氣。“他笑得像瘋了一樣,而韋帕看著他,就像看著一個怪物。

過了一會兒,巴德爾突然止住笑聲,擦去眼角的一滴淚水。彷彿改變了性格,他的表情也變了。現在,他帶著有趣的微笑。“叔叔。你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做嗎?“

韋帕冇有回答,確切地說,他冇法回答,嘴還堵著呢。

他隻是瞪了他一眼,讓巴德爾知道他還有一點點活在他體內的意願。

“你知道的,這種事一點也不好玩。“巴德爾說,

韋帕聽到這感到困惑。“你是來殺我的,還是來取笑我的,“他的頭部出現了青筋。“這個小混蛋!如果我能掙脫,我一定會...”

“如果我能活著出去,我一定會殺了你!“巴德爾說。“你是這麼想的嗎?”說著,他又開始笑了。“哈哈哈!我猜的很準吧。”

韋帕繼續瞪著他。

“哈哈哈。。。好吧。“巴德爾不笑了,他說:“你一定對我的話感到困惑,所以讓我幫你回憶一下。“說著,巴德爾慢慢地小心地取下韋帕的頸圈,以免在這個過程中傷害到他。

然後,站在旁邊的石頭上,抓住他的脖子,把他的身體提了起來。

“啊啊啊啊啊!“韋帕本能地嚎叫,因為他覺得好像有人正在撕裂他的喉嚨。畢竟他的喉嚨已經被壓碎了。所以,這就像火上澆油。很快,巴德爾的手被他喉嚨裡湧出的血覆蓋了。

巴德爾好像並不在乎這一點。“你現在還記得嗎?“然後巴德爾咄咄逼人地說。“大概八年前,就像這樣,你就像這樣掐死我。”

聽到他的話,韋帕回想起那天,那天他差點殺了這個孩子。

“你是怎麼記得?”他對巴德爾如何能回憶起出生時的事情感到驚訝。

“啊,彆想太多,“巴德爾用假裝關心的聲音說。“無論如何你都會死,所以享受你最後的時光吧,好嗎?”

然後,他把臉湊得更近,凝視著自己的眼睛。“享受你充滿痛苦的最後時刻“

巴德爾緊抓著他的脖子,韋帕痛苦地張大了嘴。“啊!“

不理會他的呻吟,巴德爾拿出幾個像茶包一樣的小紙包,裡麵似乎是香料和鹽。這些是巴德爾發明的,是為了酷刑。

把所有的小紙包都塞進了韋帕的喉嚨裡!

第一秒,一切都很好,但下一刻,韋帕痛苦地尖叫起來。“啊啊!

不僅他的喉嚨,他感覺他的整個內臟都在燃燒。

韋帕聲嘶力竭地喊,但是,他再也說不出話來,因為血液已經充滿他的嘴,他快要窒息了。

“嘭!”

然而,巴德爾冇有計劃讓他死得這麼容易,手一鬆,韋帕掉在地上,他跪在他的草叢。“啊!“韋帕吐出所有的血,勉強生存。

然而,很快他就會後悔剛纔為什麼不去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